定远侯

编辑:共处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25 04:08:10
编辑 锁定
定远侯,东汉班超的封号。《后汉书》卷四十七〈班梁列传·班超〉记载班超“其封超为定远侯,邑千户”。后亦喻称驻守或出使西北边疆地区的使者﹑大臣等。
中文名
定远侯
拼    音
dìnɡ yuǎn hòu
解    释
东汉班超的封号。
同义词
班定远

定远侯典源

编辑
《后汉书》卷四十七〈班梁列传·班超〉
  班超字仲升,扶风平陵人,徐令彪之少子也。为人有大志,不修细节。然内孝谨,居家常执勤苦,不耻劳辱。有口辩,而涉猎书传。永平五年,兄固被召诣校书郎,超与母随至洛阳。家贫,常为官佣书以供养。久劳苦,尝辍业投笔叹曰:「大丈夫无它志略,犹当效傅介子、张骞立功异域,以取封侯,安能久事笔研闲乎?」左右皆笑之。超曰:「小子安知壮士志哉!」其后行诣相者,曰:「祭酒,布衣诸生耳,而当封侯万里之外。」超问其状。相者指曰:「生燕颔虎颈,飞而食肉,此万里侯相也。」久之,显宗问固「卿弟安在」,固对「为官写书,受直以养老母」。帝乃除超为兰台令史,后坐事免官。……明年,下诏曰:「往者匈奴独擅西域,寇盗河西,永平之末,城门昼闭。先帝深悯边萌婴罗寇害,乃命将帅击右地,破白山,临蒲类,取车师,城郭诸国震慑响应,遂开西域,置都护。而焉耆王舜、舜子忠独谋悖逆,持其险隘,覆没都护,并及吏士。先帝重元元之命,惮兵役之兴,故使军司马班超安集于窴以西。超遂逾葱领,迄县度,出入二十二年,莫不宾从。改立其王,而绥其人。不动中国,不烦戎士,得远夷之和,同异俗之心,而致天诛,蠲宿耻,以报将士之雠。司马法曰:『赏不逾月,欲人速?为善之利也。』其封超为定远侯,邑千户。」 [1] 

定远侯典源译文

编辑
班超字仲升,扶风平陵县人,是徐县县令班彪的小儿子。他为人有大志,不拘小节。可是他孝顺恭谨,居家操持勤苦,不以劳苦受辱为耻。他广阅书传,很有口才。永平五年(63),他的哥哥班固被征召任校书郎,班超和他的母亲一同到洛阳。他家里很贫困,常为官家雇用抄书,以其所得来供养母亲。因此长时间工作劳苦,曾放下工作投笔叹道:“大丈夫没有其他壮志大略,还应该效法傅介子、张骞,立功于异域来取得封侯,怎么能长久从事笔砚的工作呢?”同事们都取笑他。班超说:“小子们怎么知道壮士的志气呢?”后来,他到看相的那里去看相,看相的说“:先生,您不过是布衣之士罢了,可是将来必定封侯于万里之外。”班超询问他的形状,看相的说:“你额头如燕,颈脖如虎,飞翔食肉,这是万里侯的相貌啊。”过了很久,显宗问班固:“你的弟弟在哪儿?”班固对显宗说:“他在给官府抄书,得点钱来供养老母。”显宗就任命班超为兰台令史。后来,班超因有过失而罢了官。……第二年,皇帝下诏令说:“过去匈奴独霸西域,侵犯河西,永平末年,白天也要把城门关起来。先帝深深怜悯边疆老百姓遭受盗寇的祸害,就命令将帅出击右地,攻破白山,进军蒲类,攻取车师,其他定居的城郭诸围都震慑响应,于是开辟了西域,设置了都护。可是惟独焉耆王舜,舜的儿子忠,叛逆不道,倚仗他们国家的险阻,杀死都护和吏士,先帝重视黎民百姓的生命安全,不想大动干戈,所以派遣军司马班超安抚于蜫以西诸国。于是班超越过葱岭,到达县度山,出入二十二年,莫有谁不服从的。班超改立各国国王,安抚其人民。不惊动中国,不派遣军队,而使远夷和睦,异族同心,达到了施行讨伐,洗雪旧耻,替将士报仇雪恨的目的。《司马法》记载‘:赏赐不超过一个月,是要让人们看以为善的好处’。现在封班超为定远侯,食邑千户。”班超自觉久居偏远的异地,年老了,思念故国。[2] 

定远侯释义

编辑
东汉班超的封号。班超早年家贫,为官佣书,尝投笔叹曰:"大丈夫无它志略,犹当效傅介子张骞立功异域,以取封侯,安能久事笔研闲乎?"后奉使西域,立功,封定远侯。后亦喻称驻守或出使西北边疆地区的使者﹑大臣等。[1] 

定远侯运用示例

编辑
王昌龄《箜篌引》:"何用班超定远侯,史臣书之得已不?"
王维《送平淡然判官》诗:“不识阳关路,新从定远侯 。”
罗隐《送秦州从事》诗:“一枝何足解人愁,抛却还随定远侯 。”[1] 

定远侯人物简介

编辑
班超,东汉著名的军事家和外交家。班超是著名史学家班彪的幼子,其长兄班固、妹妹班昭也是著名的史
班超 班超
学家。班超为人有大志,不修细节。但内心孝敬恭谨,居家常亲事勤苦之役,不耻劳辱。他口齿辩给,博览群书,能够权衡轻重,审察事理。
永平十六年(73年),奉车都尉窦固出兵攻打匈奴,班超随从北征,在军中任假司马(代理司马)之职。假司马官很小,但它是班超文墨生涯转向军旅生活的第一步。班超一到军旅之中,就显示了与众不同的才能。他率兵进击伊吾(今新疆哈密西四堡),战于蒲类海(今新疆巴里昆湖),小试牛刀,斩俘很多敌人。窦固很赏识他的军事才干,派他和从事郭恂一起出使西域。
永元十四年(102年)八月,班超回到洛阳。朝廷任命他为射声校尉。班超素有疾病,回朝后,病症加重。皇帝派中黄门前往慰问,赐给医药。同年九月,班超去世,时年七十一岁,其子班雄嗣。
班超在西域活动长达31年之久,平定内乱,外御强敌,为保护西域的安全,丝绸之路的畅通,以及促进中外文化的交流做出了巨大贡献。班超以36人出西域为始,以西域五十余国全部归附而终,实现了投笔从戎的愿望,显示了他杰出的军事才能。特别是他“以夷制夷”的策略,为后来的统治者用兵边疆提供了宝贵的借鉴之处,在中国战争史占有重要地位。[3] 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非文化 词语 文化 成语 字词 典故